武田在即將召開的科學大會上展演成長中的產品管線和多樣化的腫瘤產品陣容

– 將在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年會和歐洲血液學會(EHA)大會上呈報的新資料展示旨在滿足各類癌症患者未獲滿足需求的藥品進展 –

– ASCO 2019接受8篇武田贊助的摘要呈報,EHA 2019接受11篇摘要呈報 –

麻塞諸塞州劍橋和日本大阪--()--(美國商業資訊) -- 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TSE: 4502/NYSE:TAK)今天宣布,該公司將在5月31日-6月4日芝加哥召開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第55屆年會和6月13-16日阿姆斯特丹召開的歐洲血液學會(EHA)第24屆大會上呈報資料。

武田腫瘤治療領域部主管Phil Rowlands博士表示:「我們期待著在ASCO和EHA上呈報資料,這些資料表明,我們的產品陣容在實體瘤及血液癌症臨床研究和真實世界環境中均在不斷進展。這些資料展示了我們對發現、開發和提供抗癌藥的不懈承諾。」

武田將在ASCO上呈報其肺科和血液科產品陣容的資料。TAK-788的1/2期人體首劑開放多中心研究結果將口述呈報。該項進行中的研究調查TAK-788在局部進展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抗腫瘤活性和安全性,這些患者的腫瘤伴有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外顯子20插入突變。武田還將呈報3份壁報,這些壁報展示我們對深入瞭解接受ALUNBRIG® (brigatinib)治療的間變性淋巴瘤激酶陽性(ALK+)的NSCLC患者的承諾。進行中的3期PhALLCON試驗研究ICLUSIG® (ponatinib)聯合低強度化療在新診斷費城染色體陽性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Ph+ ALL)患者中的有效性,將透過壁報呈報。評估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用於新診斷III和IV期何杰金氏淋巴瘤和CD30+周邊T細胞淋巴瘤患者一線治療的ECHELON-1和ECHELON-2試驗追加資料將與Seattle Genetics聯合共用。

調查NINLARO (ixazomib)用於多發性骨髓瘤成人患者移植後維持治療的TOURMALINE-MM3試驗的追加分析將在EHA上呈報,包括ixazomib維持治療期間緩解加深患者的生活品質和醫療結果。另外,研究多發性骨髓瘤患者從VELCADE®(bortezomib)換至NINLARO的美國MM-6試驗入組患者的初步人口學指標、基線特徵和電子化患者自訴結果將進行呈報。會議還將呈報真實世界的結果,包括全球性、前瞻性、非干預性、觀察性INSIGHT-MM的結果,該研究依年齡和地域分析多發性骨髓瘤的表現、治療模式和醫療結果。ADCETRIS將在多場呈報中介紹,包括 ECHELON-1試驗3年結果的口述呈報,同時呈報的還有ECHELON-2試驗的結果。

ASCO 2019期間呈報的8份武田贊助摘要和EHA 2019上的11份摘要包括:

ASCO 2019年會

註:所有時間均為美國中部夏令時間

TAK-788

ALUNBRIG (brigatinib)

ICLUSIG (ponatinib)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

EHA第24屆大會

註:所有時間均為歐洲中部時間

多發性骨髓瘤/ NINLARO (ixazomib)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

欲瞭解進一步資訊,請造訪ASCO (https://meetings.asco.org/am/program)和EHA (http://www.eha-2019.org/)線上議程。

關於ADCETRIS

ADCETRIS是一種抗體藥物複合物(ADC),包含一個抗CD30單株抗體,附帶一個蛋白酶可切割的連接物,該連接物採用Seattle Genetics的專利技術與微管破壞藥物monomethyl auristatin E (MMAE)連接。該ADC採用了連接物系統,旨在血流中保持穩定,但被CD30陽性腫瘤細胞攝入後能夠釋放MMAE。

FDA核准ADCETRIS靜脈針劑用於6個成人適應症:(1)與cyclophosphamide、doxorubicin、prednisone聯合用於既往未曾治療的全身性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sALCL)或其他表達CD30的周邊T細胞淋巴瘤(PTCL),包括血管免疫母細胞性T細胞淋巴瘤和未另外指明的PTCL,(2)與doxorubicin、vinblastine、dacarbazine聯合用於既往未曾治療的III期或IV期典型何杰金氏淋巴瘤(cHL),(3)作為復發或進展高風險的cHL自體造血幹細胞移植後(自體HSCT)鞏固治療,(4)自體HSC失效,或不適用自體HSCT、先前至少用過2種多藥化療方案無效後的cHL,(5)先前至少用過1種多藥化療方案無效的sALCL,(6)先前接受過全身治療的原發性皮膚型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pcALCL)或表達CD30的蕈樣黴菌病(MF)。

2013年,加拿大衛生部核准ADCETRIS有條件用於復發或難治何杰金氏淋巴瘤和sALCL,2017年非條件性核准用於復發或進展風險增高的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自體幹細胞移植(ASCT)後鞏固治療,2018年核准用於既往用過全身治療的pcALCL或表達CD30的MF成人,2019年核准聯合doxorubicin、vinblastine和dacarbazine用於既往未曾治療的IV期何杰金氏淋巴瘤。

2012年10月,歐盟簽發了ADCETRIS有條件上市許可。在歐洲核准的適應症如下:(1)治療ASCT後復發或難治CD30陽性成人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或無法選用ASCT或多藥化療時,先前至少用過2種藥物的復發或難治CD30陽性成人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2)治療復發或難治sALCL成人患者,(3)治療ASCT後復發或進展風險增高的成人CD30陽性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4)治療先前至少用過1種全身治療藥物的成人CD30陽性皮膚型T細胞淋巴瘤(CTCL),以及(5)聯合AVD治療既往未曾治療的CD30陽性IV期何杰金氏淋巴瘤成人患者。

已有70多個國家的主管機關簽發了ADCETRIS用於復發或難治何杰金氏淋巴瘤和sALCL的上市許可。請參閱下文中的重要安全性資訊。

ADCETRIS正在70多項臨床試驗中進行廣泛評估,包括何杰金氏淋巴瘤一線治療3期研究(ECHELON-1),CD30陽性周邊T細胞淋巴瘤一線治療3期(ECHELON-2),以及多種CD30陽性惡性腫瘤中的試驗。

Seattle Genetics與武田正在聯合開發ADCETRIS。依照合作協議條款,Seattle Genetics擁有美國和加拿大的商品化權益,武田擁有世界其他地方的ADCETRIS商品化權益。Seattle Genetics與武田依50:50比例分攤ADCETRIS的開發費用,但在日本例外,武田獨家負責在日本的開發費用。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重要安全性資訊(歐盟版)

請在處方前參閱產品特性總結(SmPC)。

禁忌症

對brentuximab vedotin及其賦形劑過敏的患者禁用ADCETRIS。此外,ADCETRIS與bleomycin合用可致肺毒性,因此禁用。

特別警示和注意事項

進行性多灶性腦白質病(PML):ADCETRIS治療患者可發生John Cunningham病毒(JCV)再啟動導致的進行性多灶性腦白質病(PML)和死亡。已有報導顯示,先前用過多種化療方案的患者接受ADCETRIS後發生PML。PML是一種罕見的中樞神經系統脫髓鞘疾病,發病於潛伏JCV再啟動,常導致死亡。

應密切監測患者有無新發或惡化的神經系統、認知或行為徵象或症狀,這些徵象或症狀可能提示PML。PML的建議評估包括神經科會診、腦部釓增強核磁共振影像、腦脊液中JCV DNA聚合酶鏈式反應分析,若有JCV證據,或可進行腦活檢。JCV PCR即使陰性,PML也無法排除。若無法確立另外的診斷,有必要進一步隨訪及評估。任何疑診PML病例,應暫停ADCETRIS給藥,若確診PML,則應永久性停藥。

對於患者可能忽視的PML症狀(例如認知、神經系統或精神症狀),應予警惕。

胰腺炎:ADCETRIS治療患者中已觀察到急性胰腺炎。已有致命性結果報導。應密切監測患者有無新發或惡化的腹痛,此類腹痛可能提示急性胰腺炎。患者評估可包括體檢、血清澱粉酶和血清脂肪酶實驗室評估、腹部影像(例如超音波及其他適用的診斷措施)。任何疑診急性胰腺炎病例均應暫停ADCETRIS。若確診急性胰腺炎,則應停用ADCETRIS。

肺毒性:接受ADCETRIS的患者中已有肺毒性病例報導,部分病例死亡,肺毒性包括肺間質炎、間質性肺病、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儘管ADCETRIS與肺毒性的因果關聯尚未確立,但肺毒性的風險無法排除。有肺部症狀(例如咳嗽、呼吸困難)新發或惡化者必須立即進行評估和適當治療。評估期間應考慮暫停給藥直至症狀改善。

嚴重感染和機會性感染:ADCETRIS治療患者中已有肺炎、葡萄球菌菌血症、敗血症/感染性休克(包括致命性結果)、帶狀皰疹等嚴重感染以及肺囊蟲肺炎和口腔念珠菌病等機會性感染報導。治療期間應密切監測擬診的嚴重感染和機會性感染的發生。

輸液相關反應(IRR):ADCETRIS治療患者中,即刻和延遲IRR,以及過敏反應已有報導。輸液期間和輸液後應仔細監測患者。若發生過敏反應,必須立即並永久性停用ADCETRIS,並給予適當的藥物治療。若發生IRR,應中止輸液,並給予適當的藥物處治。症狀緩解後,可採用較慢速率重啟輸液。先前出現過IRR的患者,應在後續輸液前給予藥物預防。伴有ADCETRIS抗體的患者的IRR較多見且較嚴重。

腫瘤溶解症候群(TLS):ADCETRIS中已有TLS報導。有快速增生腫瘤和高腫瘤負擔的患者容易發生TLS。此類患者應密切監測,並提供最佳醫治。

周邊神經病變(PN):ADCETRIS治療可引起PN,影響感覺神經和運動神經。ADCETRIS所致PN常為ADCETRIS累積暴露的效應之一,多數病例為可逆性。應監測患者有無神經病變的症狀,例如感覺遲鈍、感覺過敏、感覺異常、不適、燒灼感、神經病變性疼痛或無力。出現PN新發或惡化的患者可能需要延遲及減量使用ADCETRIS,或停用。

血液學毒性:ADCETRIS有發生3級或4級貧血、血小板減少和長時間(≥1周)3級或4級中性粒細胞減少。ADCETRIS每次給藥前應監測全血細胞計數。

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ADCETRIS治療患者中,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已有報導。每次給藥前應監測全血細胞計數。如果發生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應密切監測患者的發熱,並提供最佳醫治。

ADCETRIS聯合AVD時,所有患者均推薦在首次給藥前預防性給予G-CSF。

史蒂芬強森症候群(SJS):ADCETRIS中SJS和中毒性表皮壞死溶解(TEN)已有報導。致命性結果已有報導。若發生SJS或TEN,應停用ADCETRIS治療,並應給予適當的藥物治療。

胃腸道(GI)併發症:ADCETRIS治療患者中,GI併發症已有報導,部分病例死亡,這些併發症包括腸梗阻、梗阻、結腸炎、中性粒細胞減少性結腸炎、糜爛、潰瘍、穿孔和出血。有GI症狀新發或惡化者必須立即進行評估和適當治療。

肝臟毒性:ADCETRIS治療患者中,丙氨酸轉氨酶(ALT)和門冬氨酸轉氨酶(AST)升高已有報導。重症包括致命性肝臟毒性病例已有發生。基礎肝病、共病及合併用藥也可能增高該風險。用藥前應檢測肝功能,治療期間也應常規監測肝功能。出現肝臟毒性的患者使用ADCETRIS時可能需要延遲給藥、劑量調整或停用。

高血糖:伴有或不伴有糖尿病史的身體質量指數(BMI)升高患者在試驗期間已有高血糖報導。但任何出現過高血糖事件的患者均應密切監測血糖。應酌情給予抗糖尿病治療。

腎臟損害和肝損:腎臟和肝臟損害患者中用藥經驗有限。現有資料顯示,重度腎臟損害、肝臟損害以及血清白蛋白濃度低有可能影響MMAE廓清。

CD30陽性CTCL:由於缺乏高階證據,除蕈樣黴菌病(MF)和原發性皮膚型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pcALCL)以外的CD30陽性CTCL亞型中的療效指數大小尚未明確。2項2期單組ADCETRIS研究顯示,Sézary症候群(SS)、淋巴瘤樣丘疹病(LyP)及混合型CTCL組織學等亞型中可見疾病活動。上述資料提示,有效性和安全性可外推至其他CD30陽性CTCL亞型。應依患者情況仔細考量風險效益,其他CD30陽性CTCL患者類型應慎用。

賦形劑含有鈉鹽:本品每支含13.2毫克鈉,相當於世界衛生組織成人鈉攝取量最高日推薦量2克的0.7%。

相互作用

接受強效CYP3A4抑制劑和P-gp抑制劑與ADCETRIS合用的患者,中性粒細胞減少的風險可能增高。如果發生中性粒細胞減少,請參閱針對中性粒細胞減少的給藥推薦(請參閱SmPC第4.2節)。ADCETRIS與CYP3A4誘導劑合用不會改變ADCETRIS的代謝;但它似乎能降低可檢測MMAE代謝產物的血漿濃度。估計ADCETRIS不會改變對CYP3A4酶代謝的藥物的暴露。

妊娠:育齡女性在ADCETRIS治療期間應採取2種有效的避孕方法直至治療後6個月。尚無妊娠女性使用ADCETRIS的資料,但動物研究顯示該藥有生殖毒性。妊娠期間不應使用ADCETRIS,除非藥物對孕婦的效益大於對胎兒的潛在風險。

哺乳(餵奶):尚無資料顯示ADCETRIS或其代謝物是否在人類乳汁中排泌,因此該藥對新生兒/嬰兒的風險無法排除。鑒於該潛在風險,應做出決斷是停止哺乳,還是停用/放棄ADCETRIS治療。

生育能力:非臨床研究顯示,ADCETRIS治療可導致睾丸毒性,並可改變男性生育能力。應告知採用ADCETRIS治療的男性在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6個月內避免使女性受孕。

對駕駛車輛和操縱機械的影響:ADCETRIS可能對駕駛車輛和操縱機械的能力有中度影響。

非預期效應

單藥治療:最常見不良反應(≥10%)有感染、周邊感覺神經病變、噁心、疲乏、腹瀉、發熱、上呼吸道感染、中性粒細胞減少、皮疹、咳嗽、嘔吐、關節痛、周邊運動神經病變、輸液相關反應、搔癢、便秘、呼吸困難、體重減輕、肌痛和腹痛。嚴重藥物不良反應見於12%的患者。獨有嚴重藥物不良反應的發生率≤1%。24%的患者因不良事件導致停藥。

聯合治療:662例既往未曾治療的晚期HL患者接受ADCETRIS聯合AVD的研究顯示,最常見不良反應(≥ 10%)有:中性粒細胞減少、噁心、便秘、嘔吐、疲乏、周邊感覺神經病變、腹瀉、發燒、掉髮、周邊運動神經病變、體重減輕、腹痛、貧血、口腔炎、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骨痛、失眠、食欲減退、咳嗽、頭痛、關節痛、背痛、呼吸困難、肌痛、上呼吸道感染、丙氨酸轉氨酶升高。嚴重不良反應見於36%的患者。發生率≥ 3%的嚴重不良反應包括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17%)、發燒(6%)和中性粒細胞減少(3%)。13%的患者因不良事件導致停藥。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重要安全性資訊(美國版)

黑框警示語

進行性多灶性腦白質病(PML):接受ADCETRIS的患者可出現JC病毒感染,該感染可導致PML和死亡。

禁忌症

ADCETRIS與bleomycin合用可致肺毒性(例如間質浸潤和/或炎症),因此禁用。

警示與注意事項

  • 周邊神經病變(PN):ADCETRIS可引起PN,主要影響感覺神經。周邊運動神經病變病例也有報導。ADCETRIS所致PN有累積性。應監測諸如感覺遲鈍、感覺過敏、感覺異常、不適、燒灼感、神經病變性疼痛或無力等症狀,並適當調整劑量。
  • 過敏和輸液反應:使用ADCETRIS治療時,有發生輸液相關反應(IRR),包括過敏反應。輸液期間應監測患者。若發生IRR,應中止輸液,並採取適當醫治。若發生過敏反應,應立即並永久中止輸液,並給予適當醫治。既往發生過IRR的患者,後續輸液前應預防性用藥。預防性用藥包括對acetaminophen、抗組織胺藥和皮質類固醇。
  • 血液學毒性:有報導使用ADCETRIS治療時可發生致命性及嚴重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使用ADCETRIS治療時,有發生長時間(≥1周)重度中性粒細胞減少、3級或4級血小板減少或貧血。

    對於既往未曾治療的III/IV期cHL或既往未曾治療的PTCL,可在ADCETRIS聯合化療的第1週期起給予G-CSF作為主要預防性用藥。

    ADCETRIS每次給藥前應監測全血細胞計數,若患者發生3級或4級中性粒細胞減少,應增加監測頻率。發熱患者應予監測。若發生3級或4級中性粒細胞減少,可考慮延遲給藥 、減藥、停藥或在後續劑次中預防性給予G-CSF。
  • 嚴重感染和機會性感染:ADCETRIS治療患者中已有肺炎、菌血症和敗血症或感染性休克(包括致命性結果)等感染報導。治療期間應密切監測患者有無細菌、真菌或病毒感染。
  • 腫瘤溶解症候群:應密切監測患者有無快速增生腫瘤和高腫瘤負擔。
  • 重度腎臟損害時毒性增強:重度腎臟損害患者中,≥3級不良反應和死亡的頻率高於腎功能正常的患者。重度腎臟損害患者應避免使用。
  • 中重度肝損時毒性增強:中重度肝損患者中,≥3級不良反應和死亡的頻率高於肝功能正常的患者。中重度肝損患者應避免使用。
  • 肝臟毒性:ADCETRIS治療患者中已有致命性及嚴重病例。病例與肝細胞損傷相符,包括轉氨酶和/或膽紅素升高,見於ADCETRIS 首次給藥或再次給藥後。基礎肝臟疾病、基線肝酶升高和合併用藥可增加風險。應監測肝酶和膽紅素。患者若出現肝臟毒性新發、惡化或復發,可能需要延遲給予ADCETRIS、調整劑量或停藥。
  • PML:ADCETRIS治療患者中已有JC病毒感染致命性病例報導,該感染可導致PML。症狀首次發病發生於ADCETRIS啟用後的不同時間,部分病例發生於初次暴露的3個月內。除了ADCETRIS治療,其他可能的致病因素包括可能引起免疫抑制的先前用藥和基礎疾病。若患者有中樞神經系統異常的新發徵象和症狀,應考慮診斷PML。若疑診PML,應暫停ADCETRIS;若確診PML,應停用ADCETRIS。
  • 肺毒性:致命性及嚴重的非感染性肺毒性事件已有報導,包括肺間質炎、間質性肺病和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應監測患者的徵象和症狀,包括咳嗽和呼吸困難。若有新發或惡化的肺部症狀,應在評估期間暫停ADCETRIS給藥,直到症狀改善。
  • 嚴重皮膚反應:ADCETRIS用藥中已有史蒂芬強森症候群(SJS)和中毒性表皮壞死溶解(TEN) 致命性及嚴重病例報導。若發生SJS或TEN,應停用ADCETRIS,並給予適當醫治。
  • 胃腸道(GI)併發症:ADCETRIS治療患者中已有致命性及嚴重的急性胰腺炎報導。其他致命性及嚴重GI併發症,包括穿孔、出血、糜爛、潰瘍、腸梗阻、結腸炎、中性粒細胞減少性結腸炎和梗阻,ADCETRIS治療患者中也有報導。有基礎GI病變的淋巴瘤,其穿孔風險可能增高。有GI症狀新發或惡化者,包括嚴重腹痛,必須立即進行診斷評估和適當治療。
  • 胚胎-胎兒毒性:根據其作用機制和動物研究結果,ADCETRIS可導致胎兒損害。應告知育齡女性該藥對胎兒有潛在風險,在ADCETRIS治療期間及ADCETRIS末次給藥後至少6個月內應避免妊娠。

最常見(任何研究中≥20%)不良反應

周邊神經病變、疲乏、噁心、腹瀉、中性粒細胞減少、上呼吸道感染、發熱、便秘、嘔吐、掉髮、體重減輕、腹痛、貧血、口腔炎、淋巴細胞減少、黏膜炎。

藥物相互作用

與強效CYP3A4抑制劑或誘導劑合用有可能影響對monomethyl auristatin E (MMAE)的暴露。

特殊人群用藥

中重度肝損或重度腎臟損害患者中,MMAE暴露和不良反應增加。應避免使用。

建議育齡女性的男性伴侶在ADCETRIS治療期間及ADCETRIS末次給藥後至少6個月內採用有效的避孕措施。

患者一旦懷孕應立即報告,接受ADCETRIS期間應避免哺乳。

有關更多的重要安全性資訊,包括黑框警示語,請參閱ADCETRIS完整處方資訊www.seattlegenetics.comhttp://www.ADCETRIS.com

關於ALUNBRIG® (brigatinib)

ALUNBRIG ALUNBRIG是ARIAD Pharmaceuticals, Inc.發現的標靶抗癌藥,2017年2月武田收購了該藥廠。

  • 2017年4月,ALUNBRIG最近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加速核准,用於治療Crizotinib用藥期間進展或無法耐受Crizotinib的ALK+轉移性NSCLC。該適應症獲得加速核准的依據是腫瘤緩解率和緩解持續時間。該適應症的持續核准有待一項證實性試驗對臨床效益進行驗證和描述。
  • 2018年7月,加拿大衛生部核准ALUNBRIG用於治療ALK抑制劑(Crizotinib)用藥期間進展或無法耐受的ALK+轉移性NSCLC成人患者。FDA和加拿大衛生部核准ALUNBRIG的主要依據是樞紐性2期ALTA(ALK in Lung Cancer Trial of AP26113,AP26113肺癌臨床試驗中的ALK)試驗的結果。
  • 2018年11月,歐洲委員會(EC)核准ALUNBRIG單藥治療用於既往接受Crizotinib治療的ALK+晚期NSCLC成人患者的治療。

ALUNBRIG已獲得FDA突破性藥物認證,用於治療Crizotinib抗藥的ALK+ NSCLC患者,該藥還獲得FDA孤兒藥認證,用於治療ALK+ NSCLC、ROS1+和EGFR+ NSCLC。

brigatinib臨床開發計畫進一步鞏固了武田為全世界ALK+ NSCLC患者及治療他們的醫療保健專業人士開發創新治療藥物的持久承諾。該全方位計畫包括下列臨床試驗:

  • 1/2期試驗,旨在評估ALUNBRIG的安全性、耐受性、藥代動力學和初步抗腫瘤活性
  • 2期樞紐性ALTA試驗,評估ALUNBRIG兩次給藥方案在Crizotinib用藥期間進展的ALK+局部晚期或轉移性NSCL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 3期ALTA-1L全球隨機試驗,比較ALUNBRIG與Crizotinib在既往未用過ALK抑制劑的ALK+局部晚期或轉移性NSCL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 2期單組多中心試驗,受試者是日本ALK+ NSCLC患者,重點是alectinib用藥期間進展的患者
  • 2期全球單組試驗,評估ALUNBRIG用於alectinib或ceritinib用藥期間進展的晚期ALK+ NSCLC患者
  • 3期全球隨機試驗,比較ALUNBRIG與alectinib在Crizotinib用藥期間進展的ALK+ NSCL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欲瞭解有關brigatinib臨床試驗的進一步資訊,請造訪www.clinicaltrials.gov

重要安全性資訊

警示與注意事項

間質性肺病(ILD)/肺間質炎:ALUNBRIG可引起與間質性肺病(ILD)/肺間質炎吻合的重度、威脅生命及致命性的肺不良反應。ALTA (ALTA)試驗中,ILD/肺間質炎的發生率,90毫克組(9毫克每日一次)為3.7%,90→180毫克組(180毫克每日一次,7天導入期為90毫克每日一次)為9.1%。6.4%的患者早期(啟用ALUNBRIG後的9天內;中位發病在2天內)出現與ILD/肺間質炎吻合的不良反應,2.7%出現3至4度反應。應監測呼吸系統症狀(例如呼吸困難、咳嗽等)的新發或惡化,尤其是在啟用ALUNBRIG的最初1周期間。患者一旦有呼吸系統症狀的新發或惡化,應暫停ALUNBRIG,並立即評估ILD/肺間質炎或呼吸系統症狀的其他病因(例如肺栓塞、腫瘤進展和感染性肺炎)。對於1或2度ILD/肺間質炎,在恢復至基線後,可減量重啟ALUNBRIG或永久停用ALUNBRIG。對於3或4度ILD/肺間質炎,或是1或2度ILD/肺間質炎復發,應永久停用ALUNBRIG。

高血壓:ALTA試驗中,高血壓的報告率,ALUNBRIG 90毫克組為11%,90→180毫克組為21%。總體而言,5.9%的患者出現Grade 3高血壓。在ALUNBRIG治療前應控制血壓。ALUNBRIG治療2周後應監測血壓,之後至少每月一次。對於Grade 3高血壓,即便服用最佳降壓治療藥物,也應暫停ALUNBRIG。高血壓緩解後,或嚴重程度改善至Grade 1,可減量重啟ALUNBRIG。對於Grade 4高血壓或Grade 3高血壓復發,可考慮永久停用ALUNBRIG治療。ALUNBRIG與引起心搏過緩的降壓藥合併使用應慎重。

心搏過緩:ALUNBRIG可引起心搏過緩。ALTA試驗中,心率低於每分鐘50跳(bpm)者,90毫克組為5.7%,90→180毫克組為7.6%。90毫克組有1例(0.9%)患者出現2度心搏過緩。ALUNBRIG治療期間應監測心率和血壓。若無法避免合併已知能引起心搏過緩的藥物,則應加大監測頻率。對於症狀性心搏過緩,應暫停ALUNBRIG,並檢查是否有合併已知能引起心搏過緩的藥物。若發現有合併已知能引起心搏過緩的藥物,且已停用或調整劑量,可在心搏過緩緩解後,依原先劑量重啟ALUNBRIG;否則,應在症狀性心搏過緩緩解後,減低ALUNBRIG劑量。對於威脅生命的心搏過緩,若未發現有致病的合併用藥,應停用ALUNBRIG。

視覺障礙:ALTA試驗中,引起視覺障礙的不良反應(包括視物模糊、複視和視敏度減低)報告率,ALUNBRIG 90毫克治療組為7.3%,90→180毫克組為10%。3度黃斑部水腫和白內障在90→180毫克組各出現1例。應告知患者報告任何視覺症狀。若患者有2度或以上視覺症狀新發或惡化,應暫停ALUNBRIG,並進行眼科評估。若2或3度視覺障礙恢復至1度或基線嚴重程度,可減量重啟ALUNBRIG。對於4度視覺障礙,應永久停用ALUNBRIG。

肌酸磷酸激酶(CPK)升高:ALTA試驗中,肌酸磷酸激酶(CPK)升高者,ALUNBRIG 90毫克治療組為27%,90→180毫克組為48%。3-4度CPK升高發生率,90毫克組為2.8%,90→180毫克組為12%。因CPK升高而減量者,90毫克組為1.8%,90→180毫克組為4.5%。應告知患者報告任何無法解釋的肌肉疼痛、壓痛或無力。ALUNBRIG治療期間應監測CPK水準。對於3或4度CPK升高,應暫停ALUNBRIG。待緩解或恢復至1度或基線,可依原先劑量或減量重啟ALUNBRIG。

胰腺酶升高:ALTA試驗中,澱粉酶升高者,90毫克組為27%,90→180毫克組為 39%。脂肪酶升高者,90毫克組為21%,90→180毫克組為45%。3或4度澱粉酶升高者,90毫克組為3.7%,90→180毫克組為2.7%。3或4度脂肪酶升高者,90毫克組為4.6%,90→180毫克組為5.5%。ALUNBRIG治療期間應監測脂肪酶和澱粉酶。對於3或4度胰腺酶升高,應暫停ALUNBRIG。待緩解或恢復至1度或基線,可依原先劑量或減量重啟ALUNBRIG。

高血糖:ALTA試驗中,43%接受ALUNBRIG的患者出現高血糖新發或惡化。3.7%的患者發生3度高血糖(依據空腹血糖水準的實驗室評估)。20例基線時有糖尿病或葡萄糖耐受不良的患者中,有2例(10%)在接受ALUNBRIG期間需要啟用胰島素。啟用ALUNBRIG之前應評估空腹血糖,之後應定期監測。必要時啟用或調整降血糖藥。若最佳藥物處治無法充分控制血糖,應暫停ALUNBRIG直至血糖獲得充分控制,也可考慮 ALUNBRIG減量或永久停藥。

胚胎胎兒毒性:按其作用機制和動物研究結果,孕婦服用ALUNBRIG可引起胎兒損害。缺乏ALUNBRIG在孕婦中用藥的臨床資料。應告知孕婦該藥對胎兒的潛在風險。應告知育齡女性在ALUNBRIG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至少4個月內採取有效的非荷爾蒙避孕。應告知有育齡女性伴侶的男性在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至少3個月內採取有效的避孕。

不良反應

嚴重不良反應發生率,90毫克組為38%,90→180毫克組為40%。最常見嚴重不良反應為肺炎(總體發生率為5.5%,90毫克組發生率為3.7%,90→180毫克組為7.3%)和ILD/肺間質炎(總體發生率為4.6%,90毫克組發生率為1.8%,90→180毫克組為7.3%)。3.7%的患者發生致命性不良反應,包括肺炎(2例)、猝死、呼吸困難、呼吸衰竭、肺栓塞、細菌性腦膜炎和尿路敗血症(各1例)。

最常見(≥25%)不良反應,90毫克組為噁心(33%)、疲乏(29%)、頭痛(28%)和呼吸困難(27%),90→180毫克組為噁心(40%)、腹瀉(38%)、疲乏(36%)、咳嗽(34%)和頭痛(27%)。

藥物相互作用

CYP3A抑制劑:應避免ALUNBRIG與強效或中效CYP3A抑制劑合併使用。葡萄柚或葡萄柚汁也可升高brigatinib的血漿濃度,應避免食用。若無法避免與強效或中效CYP3A抑制劑合併使用,ALUNBRIG應減量。

CYP3A誘導劑:應避免ALUNBRIG與強效或中效CYP3A誘導劑合併使用。若無法避免與強效或中效CYP3A誘導劑合併使用,ALUNBRIG應增量。

CYP3A基質:ALUNBRIG與敏感CYP3A基質(包括荷爾蒙類避孕藥)合併用藥可引起敏感CYP3A的濃度降低和失效。

特殊人群用藥

孕婦:ALUNBRIG可引起胎兒損害。應告知育齡女性該藥對胎兒的潛在風險。

哺乳期:沒有有關brigatinib對母乳分泌或對母乳餵養嬰兒或母乳產量影響方面的資料。由於對母乳餵養嬰兒存在潛在不良反應,建議哺乳女性在ALUNBRIG治療期間不得哺乳。

育齡男女:

妊娠試驗:育齡女性啟用 ALUNBRIG之前須驗證是否懷孕

避孕應告知育齡女性在ALUNBRIG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至少4個月內採取有效的非荷爾蒙避孕。

不育:ALUNBRIG可引起男性生育力減退。

兒童用藥:ALUNBRIG在兒童患者中的安全性和療效尚未確立。

老年用藥:ALUNBRIG臨床研究未納入足量的65歲及以上患者,以確定他們的緩解是否有別於較年輕的患者。

肝或腎功能損害:輕度或中度肝損或輕度或中度腎臟損害患者不建議調整劑量。ALUNBRIG在重度肝損或重度腎臟損害患者中應減量。

如需查看ALUNBRIG的美國版完整處方資訊,請造訪 www.ALUNBRIG.com

關於ICLUSIG® (ponatinib)片

ICLUSIG是一種激酶抑制劑,主要靶點是BCR-ABL,這是慢性粒細胞白血病(CML)和費城染色體陽性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Ph+ ALL)表達的一種異常酪氨酸激酶。ICLUSIG屬於標靶抗癌藥,其設計採用了一種根據計算及結構的藥物設計平臺,針對性地抑制BCR-ABL及其突變的活性。ICLUSIG靶向作用於本體BCR-ABL,同時作用於BCR-ABL1治療抗藥性突變,包括抗藥性最強的T315I突變。ICLUSIG是唯一獲准的顯示抗擊BCR-ABL1的T315I門衛突變活性的TKI。該突變可導致對其他已獲准的TKI的抗藥性。2016年11月,ICLUSIG獲得FDA的全面核准,同時在歐盟、澳大利亞、瑞士、以色列、加拿大、日本已獲准。

在美國,ICLUSIG的適應症如下:

  • 治療其他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均不適用的慢性期、加速期或急變期CML(CP-CML、AP-CML或BP-CML)或Ph+ ALL成人患者。
  • 治療T315I陽性CML(CP、AP或BP)或T315I陽性Ph+ ALL成人患者。

用藥限制:ICLUSIG不適用、也不推薦用於治療新診斷的CP-CML患者。

ICLUSIG (ponatinib)重要安全性資訊(美國版)

警示:動脈阻塞、靜脈血栓栓塞、心臟衰竭、肝臟毒性

有關完整的加框警示語,請參閱完整處方資訊。

  • 動脈阻塞:發生於至少35%的ICLUSIG ® (ponatinib)治療患者,包括致命性心肌梗塞、中風、腦部大動脈狹窄、重度周邊血管疾病、需要急診血管再通手術。伴有或不伴有心血管危險因子的患者,包括50歲以下患者,曾經發生上述事件。若發生動脈阻塞,應中斷或停用ICLUSIG。決定是否重啟ICLUSIG治療時,應權衡效益與風險。
  • 6%的ICLUSIG治療患者發生靜脈血栓栓塞。應監測血栓栓塞的證據。若患者發生嚴重的靜脈血栓栓塞,應考慮調整ICLUSIG劑量或停藥。
  • 心臟衰竭,包括致死病例,發生於9%的ICLUSIG治療患者。應監測心功能。若有心臟衰竭新發或惡化,應中斷或停用ICLUSIG。
  • 肝臟毒性、肝臟衰竭和死亡曾發生於ICLUSIG治療患者。應監測肝功能。若疑診肝臟毒性,應中斷ICLUSIG。

警示與注意事項

動脈阻塞:從1期至2期試驗,動脈阻塞包括致命性心肌梗塞、中風、腦部大動脈狹窄、重度周邊血管疾病,發生於至少35%的ICLUSIG治療患者。2期試驗顯示,33% (150/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發生心臟血管(21%)、周邊血管(12%)或腦血管(9%)動脈阻塞事件;部分患者出現1種以上事件。致命性和危及生命的事件發生於治療起始的2周內,發生時劑量低至每天15毫克。ICLUSIG還能引起復發性或多部位血管阻塞。患者需要血管再通手術。至首次心臟血管、腦血管、周邊血管的動脈阻塞事件的中位時間分別為193、526、478天。伴有或不伴有心血管危險因子的患者,包括50歲以下患者,曾經發生上述事件。發生這些事件最常見的危險因子有高血壓、高血脂症、心臟病史。動脈阻塞事件多發於高齡者、有下列病史者:缺血、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症。若疑似發生動脈阻塞事件,應中斷或停用ICLUSIG。

靜脈血栓栓塞:靜脈血栓栓塞事件發生於6% (25/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發生率分別為5% (13/270 CP-CML)、4% (3/85 AP-CML)、10% (6/62 BP-CML)、9% (3/32 Ph+ ALL)。事件包括:深層靜脈血栓形成、肺栓塞、血栓性淺靜脈炎、伴失明的視網膜靜脈血栓形成。若患者發生嚴重的靜脈血栓栓塞,應考慮調整ICLUSIG劑量或停藥。

心臟衰竭:致命性或嚴重的心臟衰竭或左心室功能不全發生於6%的ICLUSIG治療患者(29/449)。9%的患者(39/449)發生任何等級的心臟衰竭或左心室功能不全。最常見的心臟衰竭事件為充血性心臟衰竭和射血分數降低(各14例;3%)。應監測患者有無與心臟衰竭吻合的徵象或症狀,依臨床表徵進行處治,包括停用ICLUSIG。若發生嚴重的心臟衰竭,應考慮停藥。

肝臟毒性:ICLUSIG可引起肝臟毒性,包括肝功能衰竭和死亡。1例患者在ICLUSIG啟用1周內發生猛爆型肝功能衰竭,最終死亡。另發生2例急性肝功能衰竭,最終死亡。死亡患者為BP-CML或Ph+ ALL。重度肝臟毒性發生於各型疾病佇列,其中11% (50/449)發生3度或4度肝臟毒性。最常見的肝臟毒性形式是下列指標升高:AST或ALT(所有等級為54%,3度或4度為8%,5%在末次隨訪時未恢復)、膽紅素、鹼性磷酸酶。肝臟毒性事件見於29%的患者。至肝臟毒性事件發生的中位時間為3個月。應監測基線肝功能,隨後至少每月一次或依臨床表徵複查。若有臨床表徵,應中斷、減量或停用ICLUSIG。

高血壓:治療中出現的收縮或舒張血壓(BP)升高見於68% (306/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53例患者(12%)治療中出現的症狀性高血壓(包括高血壓危象),判定為嚴重不良反應。若高血壓伴有意識模糊、頭痛、胸痛或呼吸急促,可能需要緊急臨床干預。基線收縮BP<140毫米汞柱且基線舒張BP<90毫米汞柱的患者中,80% (229/285)發生治療中出現的高血壓;44% (124/285)發生第1期高血壓,37%發生第2期高血壓。132例基線第1期高血壓患者中,67% (88/132)發生第2期高血壓。ICLUSIG用藥期間,應監測並處治血壓升高,治療高血壓,以便血壓恢復正常。若高血壓無法用藥物控制,應中斷、減量或停用ICLUSIG。若高血壓顯著惡化、不穩定或難治,應中斷治療,並考慮評估有無腎動脈狹窄。

胰腺炎:胰腺炎發生於7%(31/449,6%為嚴重或3/4度)的ICLUSIG治療患者。治療中出現的脂肪酶升高發生率為42%(16%為3度或以上)。在6% (26/449)的患者中,胰腺炎導致停藥或治療中斷。至胰腺炎發病的中位時間為14天。31例胰腺炎患者中,23例隨停藥或減藥而在2周內消退。用藥最初2個月應每2周檢查一次血清脂肪酶,隨後每月一次或按臨床表徵複查。有胰腺炎或酗酒史的患者應考慮額外的血清脂肪酶監測。可能需要停藥或減藥。若脂肪酶升高伴腹部症狀,應停用ICLUSIG治療,並評估患者有無胰腺炎。若患者症狀完全消退且脂肪酶水準低於1.5 x ULN,可考慮重啟ICLUSIG。

新診斷慢性期CML中的毒性增加:新診斷慢性期(CP) CML患者一線治療的前瞻性隨機臨床試驗顯示,單藥ICLUSIG 45毫克每天一次的嚴重不良反應風險是單藥Imatinib 400毫克每天一次的2倍。中位治療暴露期少於6個月。該試驗因安全性問題而於2013年10月中止。ICLUSIG組的動靜脈血栓形成和阻塞發生率至少是Imatinib組的2倍。ICLUSIG治療患者的下列發生率高於Imatinib組:骨髓抑制、胰腺炎、肝臟毒性、心臟衰竭、高血壓、皮膚/皮下組織疾病。ICLUSIG不適用、也不推薦用於治療新診斷的慢性期CP-CML患者。

神經病變:周邊及腦神經病變發生於ICLUSIG治療患者。總體而言,20% (90/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出現任何等級的一次周邊神經病變事件(2%,3/4度)。最常報告的周邊神經病變為感覺異常(5%, 23/449)、周邊神經病變(4%, 19/449)、感覺遲鈍(3%, 15/449)、味覺異常(2%, 10/449)、肌肉無力(2%, 10/449)、感覺過敏(1%, 5/449)。腦神經病變發生於2% (10/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1%,3/449 - 3/4度)。神經病變患者中,26% (23/90)發生於治療第一個月期間。應監測患者有無神經病變症狀,例如感覺遲鈍、感覺過敏、感覺異常、不適、燒灼感、神經病變性疼痛或無力。若疑診神經病變,應考慮中斷ICLUSIG,並進行評估。

眼毒性:導致失明或視物模糊的嚴重眼毒性發生於ICLUSIG治療患者。視網膜毒性包括黃斑部水腫、視網膜靜脈阻塞、視網膜出血,發生於2%的ICLUSIG治療患者。結膜刺激症、角膜糜爛或擦傷、眼乾、結膜炎、結膜出血/充血/水腫、眼痛發生於14%的患者。視物模糊發生於6%的患者。其他眼毒性包括白內障、眶周水腫、眼瞼炎、青光眼、眼瞼水腫、眼球充血、虹膜炎、虹膜睫狀體炎、潰瘍性角膜炎。基線時及治療期間應定期進行全面的眼科檢查。

出血:嚴重出血事件(包括致死)發生於6% (28/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出血發生於28% (124/449)的患者。AP-CML、BP-CML、Ph+ ALL患者嚴重出血事件發生率較高。胃腸道出血和硬膜下血腫是最常報告的嚴重出血事件,發生率均為1% (4/449)。多數出血事件(並非全部)發生於4度血小板減少患者。嚴重或重度出血者應中斷ICLUSIG,並進行評估。

體液滯留:經評定屬於嚴重不良事件的體液滯留事件發生於4% (18/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1例腦水腫患者死亡。發生率>2%的(治療中出現的)體液滯留事件中,屬於嚴重不良事件者包括:胸膜積水(7/449, 2%)、心包積水(4/449, 1%)、四肢水腫(2/449, <1%)。

體液滯留總發生率為31%。最常見的體液滯留事件為四肢水腫(17%)、胸膜積水(8%)、心包積水(4%)、四肢腫脹(3%)。

應監測患者有無體液滯留,並依臨床表徵處治患者。依臨床表徵,可中斷、減量或停用ICLUSIG。

心律不整:心律不整發生於19% (86/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其中7% (33/449)為3度或以上。據報告,室性心律不整占所有心律不整的3% (3/86),其中1例 為3度或以上。導致心律調節器植入的症狀性心搏過緩發生於1% (3/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

房顫是最常見的心律不整,發生於7% (31/449)的患者,其中約半數屬3度或4度。其他3度或4度心律不整事件包括暈厥(9例;2.0%)、心搏過速/心搏過緩(各2例;0.4%)、心電圖QT間期延長、房撲、室上性心搏過速、室性心搏過速、房性心搏過速、完全性房室傳導阻滯、心跳呼吸停止、意識喪失、竇房結功能低下(各1例;0.2%)。其中27例的事件導致住院。

對於徵象及症狀提示心率過緩(昏厥、頭暈)或心率過快(胸痛、心悸或頭暈)的患者,應中斷ICLUSIG,並進行評估。

骨髓抑制:59% (266/449)的ICLUSIG治療患者報告骨髓抑制不良反應,3/4度骨髓抑制發生於50% (226/449)的患者。AP-CML、BP-CML、Ph+ ALL患者的此類事件發生率大於CP-CML患者。

重度骨髓抑制(3度或4度)見於治療初期,中位發病時間為1個月(範圍<1-40個月)。最初3個月應每2周檢查一次全血細胞計數,隨後每月一次或依臨床表徵複查,依推薦進行劑量調整。

腫瘤溶解症候群:2例患者(<1%,1例為AP-CML,另1例為BP-CML)在ICLUSIG治療期間發生嚴重的腫瘤溶解症候群。高尿酸血症發生於7% (31/449)的患者。由於晚期疾病患者可能發生腫瘤溶解症候群,在啟用ICLUSIG治療之前,應確保足量補液,並處治高尿酸水準。

可逆性後部白質腦病症候群(RPLS):ICLUSIG上市後,治療患者中有發生可逆性後部白質腦病症候群(RPLS,又名後部可逆性白質腦病症候群(PRES))的報告。RPLS是一種神經系統疾病,其徵象和症狀可表現為癲癇、頭痛、警覺度降低、精神功能改變、失明、其他視力和神經系統障礙。常表現高血壓,根據腦部核磁共振(MRI)的支持性發現進行診斷。若診斷RPLS,應中斷ICLUSIG治療,只有在該事件消退後且繼續治療的效益大過RPLS的風險時,方可重啟治療。

傷口癒合受損和胃腸道穿孔:由於ICLUSIG可損害傷口癒合,應在大手術之前至少1周中斷ICLUSIG。1例患者在膽囊切除術後38天發生嚴重的胃腸道穿孔(瘺)。

胚胎胎兒毒性:依其作用機制和動物研究結果,孕婦服用ICLUSIG可損害胎兒。動物生殖研究顯示,在胚胎器官形成期間給予妊娠大鼠口服ponatinib,在低於人類推薦劑量的暴露量時,可引起不良發育效應。應告知孕婦該藥對胎兒有潛在風險。育齡女性在ICLUSIG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3周內應採取有效的避孕。

不良反應

最常見不良反應:總體而言,最常見(≥20%)的非血液系統不良反應為腹痛、皮疹、便秘、頭痛、皮膚乾燥、動脈阻塞、疲乏、高血壓、發熱、關節痛、噁心、腹瀉、脂肪酶升高、嘔吐、肌痛、肢端疼痛。血液系統不良反應包括血小板減少、貧血、中性粒細胞減少、淋巴細胞減少、白血球減少。

欲報告疑似不良反應,請撥打武田電話1-844-T-1POINT (1-844-817-6468)或FDA電話1-800-FDA-1088或訪造www.fda.gov/medwatch

藥物相互作用

CYP3A強抑制劑:應避免合併用藥,若合併用藥無法避免,ICLUSIG應減量。

CYP3A強誘導劑:避免合併使用。

特殊人群用藥

育齡男女:孕婦服用ICLUSIG可損害胎兒。女性在ICLUSIG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3周內應採取有效的避孕。Ponatinib可能損害女性生育力,此類效應是否可逆尚屬未知。育齡女性在啟用ICLUSIG之前應驗證妊娠狀態。

哺乳: 建議女性在ICLUSIG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6天內避免哺乳。

請造訪美國版處方資訊:http://www.iclusig.com/pi

關於NINLARO (ixazomib)膠囊

NINLARO™ (ixazomib)是一種口服蛋白酶體抑制劑,目前正在研究用於多發性骨髓瘤譜系疾病和全身性輕鏈(AL)澱粉樣變。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對NINLARO給予優先審理,並於2015年11月核准。歐盟於2016年11月核准。在美國和歐洲,NINLARO適用於聯合lenalidomide和dexamethasone用於治療先前至少用過一種藥物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NINLARO目前已在超過60個國家獲准,包括美國、日本和歐盟,目前有超過10個核准案正在審理中。它是首個進入3期臨床試驗並獲准的口服蛋白酶體抑制劑。

Ixazomib被美國和歐盟認可為治療多發性骨髓瘤的孤兒藥(2011年)和治療AL澱粉樣變的孤兒藥(2012年)。2014年,ixazomib還被美國FDA認可為用於相關的超罕見疾病復發或難治AL澱粉樣變的突破性治療藥物。2016年,ixazomib被日本厚生勞動省認可為孤兒藥,2019年被認可為治療AL澱粉樣變的先驅藥。

TOURMALINE是ixazomib的全面臨床開發計畫,總共包括5項進行中的樞紐性試驗,共同研究主要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群體,一項研究AL澱粉樣變:

  • TOURMALINE-MM1研究ixazomib 聯合lenalidomide和dexamethasone與安慰劑對照用於復發和/或難治多發性骨髓瘤
  • TOURMALINE-MM2研究ixazomib聯合lenalidomide和dexamethasone與安慰劑對照用於新診斷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
  • TOURMALINE-MM3研究ixazomib與安慰劑對照用於新診斷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在誘導治療和自體幹細胞移植(ASCT)後的維持治療
  • TOURMALINE-MM4研究ixazomib與安慰劑對照用於尚未接受ASCT的新診斷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的維持治療;該研究目前正在入組中
  • TOURMALINE-AL1研究ixazomib聯合dexamethasone與醫師選用的治療方案對照用於復發或難治AL澱粉樣變;該研究目前正在入組中

欲瞭解積極入組中的TOURMALINE研究的進一步資訊,請造訪: https://www.tourmalinetrials.com/

除了TOURMALINE研究,大量研究者發起的研究正在全球範評估ixazomib與多種治療藥物聯合用於各類患者群體。

NINLARO (ixazomib)膠囊:全球重要安全性資訊

特別警示與注意事項

血小板減少:NINLARO用藥期間已有報導(NINLARO組vs安慰劑組方案分別為28% vs 14%),血小板計數最低點發生於每28天治療週期的第14-21天期間,在下一輪週期開始前恢復至基線水準。該藥未導致出血事件或血小板輸血的增多。NINLARO治療期間應監測血小板計數,每月至少一次,在最初3個治療週期中可考慮更頻繁的監測。依標準內科指南,可透過調整劑量和血小板輸血來處治。

胃腸道毒性:NINLARO和安慰劑治療方案中均有報導,例如腹瀉(42% vs 36%)、便秘(34% vs 25%)、噁心(26% vs 21%)、嘔吐(22% vs 11%),偶而可能需要使用鎮吐藥和止瀉藥,並給予支持性治療。

NINLARO用藥期間已有周邊神經病變的報導(NINLARO和安慰劑組分別為28% vs 21%)。最常報告的反應是周邊感覺神經病變(NINLARO和安慰劑組分別為19%和14%)。兩組中,周邊運動神經病變的報告均少見(< 1%)。應監測患者的周邊神經病變症狀,必要時可調整劑量。

四肢水腫:NINLARO用藥期間已有報導(NINLARO和安慰劑組分別為25% vs 18%)。必要時應調查基礎病因,並提供支援性治療。按dexamethasone處方資訊調整其劑量,對於重度症狀,可調整NINLARO劑量。

皮膚反應:NINLARO用藥期間發生率為19%,安慰劑組為11%。最常見為斑丘疹和斑疹。皮疹的處治可採用支持性治療、調整劑量或停藥。

肝臟毒性:NINLARO用藥期間有少量報導,包括藥物所致肝損、肝細胞損害、肝脂肪變性、淤膽型肝炎。對於3度或4度症狀,應定期監測肝酶和調整劑量。

妊娠- NINLARO可損害胎兒。育齡男女在NINLARO治療期間及末次給藥後90天內應採取避孕措施。育齡女性在服用NINLARO期間應避免妊娠,因該藥對胎兒有潛在風險。採用激素避孕的女性應額外使用屏障避孕法。

哺乳- NINLARO或其代謝產物是否經人類乳汁排泌,尚屬未知。為嬰兒哺乳可能會發生不良事件,因此應停止哺乳。

特殊患者人群

肝功能損害:中度或重度肝功能損害患者可降低NINLARO起始劑量至3毫克。

腎功能損害:需要透析的重度腎功能損害或終末期腎病(ESRD)患者可降低NINLARO起始劑量至3毫克。NINLARO無法經透析清除,因此其給藥無需考量透析時間。

藥物相互作用

不建議NINLARO與CYP3A強誘導劑合併使用。

不良反應

NINLARO治療中最常見(≥ 20%)且大於安慰劑的不良反應分別是:腹瀉(42% vs 36%)、便秘(34% vs 25%)、血小板減少(28% vs 14%)、周邊神經病變(28% vs 21%)、噁心(26% vs 21%)、四肢水腫(25% vs 18%)、嘔吐(22% vs 11%)、背痛(21% vs 16%)。報告率≥ 2%的嚴重不良反應包括血小板減少(2%)和腹瀉(2%)。對於每項不良反應,NINLARO方案組≤ 1%的患者停用3種藥物中的1種或多種藥物。

請參閱歐盟產品特性總結:http://www.ema.europa.eu/docs/en_GB/document_library/EPAR_-_Product_Information/human/003844/WC500217620.pdf

請參閱美國版處方資訊:https://www.ninlarohcp.com/pdf/prescribing-information.pdf

請參閱加拿大版產品專論:http://www.takedacanada.com/ninlaropm

關於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

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TSE:4502/NYSE:TAK)是一家總部位於日本的以價值觀為基礎的研發驅動型跨國生物製藥翹楚,致力於將科學轉化為高度創新的藥品,從而為患者提供更佳的健康和更光明的未來。武田的研究努力專注於四大治療領域:腫瘤學、胃腸病學(GI)、神經科學和罕見疾病。我們同時在血漿衍生治療藥物和疫苗領域進行針對性研發投入。我們正在專注於開發有助於改善患者生活的高度創新的藥品,努力推動新治療選擇的尖端,並發揮我們的升級版協作研發引擎和能力的優勢,以研製強大的、多樣化模式的後續產品線。我們的員工致力於改善患者的生活品質,在約80個國家和地區與我們的合作夥伴在醫療保健領域攜手合作。

如欲瞭解進一步資訊,請造訪https://www.takeda.com

免責聲明:本公告之原文版本乃官方授權版本。譯文僅供方便瞭解之用,煩請參照原文,原文版本乃唯一具法律效力之版本。

Contacts

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

日本媒體
Kazumi Kobayashi
kazumi.kobayashi@takeda.com
+81 (0) 3-3278-2095

日本以外媒體
Sara Noonan
sara.noonan@takeda.com
+1-617-551-3683

Contacts

武田藥品工業株式會社

日本媒體
Kazumi Kobayashi
kazumi.kobayashi@takeda.com
+81 (0) 3-3278-2095

日本以外媒體
Sara Noonan
sara.noonan@takeda.com
+1-617-551-3683